当前位置: 首页 >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by桦阳全篇免费阅读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by桦阳全篇免费阅读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全篇免费阅读等你来观看,是由桦阳穿越架空原创的小说,它的主角是萧夙陆锦年,故事精彩绝美,值得一推。小说节选:作为一个上辈子劳苦功高的穿越人士,陆锦年具备了一个退休老干部应有的素质。种花养草,不争不抢,利用现代经验,让自己成为一个有钱人,顺便撩妹撩汉撩基佬,然后……她撩到了什么鬼?说好的病弱小绵羊,怎么变成了精分大魔王?货不对款,她要退货差评!某男一本正经:“本品没有七天无理由退换服务,至于除了退货之外的其他事项,可以床上慢谈。”“咦!”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全文免费阅读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第六章 威胁

既然话都说开了,陆锦年也懒得再敷衍下去,她这会儿正头疼,不让她睡觉单纯找她聊天就算了,她还是非常尊老爱幼的,但这颐指气使的态度,命令的口气,让陆锦年非常不爽。

“大将军府的嫡小姐代表着大将军府的脸面?姨娘这会儿想起来脸面的事了,合着这些年传播本小姐貌丑草包的人不是你啊,可惜,姨娘还有脸说,本小姐还不好意思听呢。”

“再者,本小姐何时说要嫁人了?本小姐可是一点也不着急,就算着急,也有我娘亲,大将军的正妻操持,姨娘,你又有什么资格插手?”

沈氏气得脸部扭曲,这些年不光大将军府的下人们,连外头一些世家夫人们都把她当成大将军府的正经主母看待,偏偏陆锦年一口一个姨娘叫着,让她心里非常不舒服。

“大小姐今年也不小了,大小姐的娘亲若在,也会希望大小姐早日嫁个好人家的,毕竟女人这一辈子还是要仰仗男人的。”

希望个屁,仰仗个屁!

陆锦年揉揉额角,很想爆粗。

她娘亲要是觉得女人这辈子要仰仗男人,就不会离家出走多年,连个口信都不捎了。

她是来自那个主张男女平等的世界,觉得女人自强是非常理所应当的,而她母亲却是土生土长在这个时代的。

在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的这里,敢于在爹爹娶妾后,果断抛弃大将军府这座要身份有身份,要地位有地位,要钱有钱的金窝窝,其勇气就值得她鼓掌。

总而言之就是三观不对,陆锦年也懒得和沈氏闲扯下去,唇瓣的笑意染上一丝冷酷。

“姨娘沈氏,梁京城富硕商贾嫡次女,听说三年前,姨娘的母家打算竞争明轩国皇商资格,最后却不了了之,皇商五年一竞选,那次是姨娘母家最有把握的一次把,两年后不知道还会怎么样呢。”

沈氏听陆锦年提起她母家,不由皱起眉头,“皇商竞争本就激烈,没选上就没选上,有什么大不了的!”

“呵呵,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话真没说错。”陆锦年漂亮的狐狸眼微眯。

“想来姨娘还不知道,从三年前开始,你母家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再这么下去,还能否在梁京城立足都不好说。”

“发生什么事了!”沈氏心里一惊,有不好的预感。

“姨娘这些年不也挪用了不少大将军名下的财产,接济你母家么?”

“放心,府上中馈,无论真实的账目,还是姨娘造假的账目,本小姐这儿都有备份,就看看,是大将军看见这些账目取消姨娘掌家权利快,还是姨娘将本小姐嫁出去比较快。”

沈氏瞪着陆锦年,脸色铁青,她是不敢肯定陆锦年是吓唬她的,还是手里真的有账目,但是这些年她确实掏了不少油水出来,若是突然没有了钱财的来路……她不敢赌。

陆锦年噗嗤一笑,“姨娘,你这一副被欺负的受害者模样做给谁看啊,这些年本小姐对你们的所作所为有置喙过一句么?本小姐从来不争不抢,但是姨娘,你又做了什么?究竟谁才是受害者呢?”

陆锦年抬手捏住沈氏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在饭食中下毒三十七此,以整修院子为名放疯狗冲撞八次,在外搞臭我的名声,泼脏水的次数数不胜数,本小姐不管,你是不是就觉得本小姐不舍得与你计较,甚至如今还打算借婚事的由头再接再厉?”

沈氏被陆锦年吓得腿有些软,这些年她做的次数,她自己都数不清,那些毒都不致命,是让人慢性衰弱而死的,她以为她所做的足够隐蔽。

陆锦年至今活蹦乱跳,她还以为是药出了什么问题,没想到陆锦年根本没中招,而自己的所做都在陆锦年的掌握之中。

陆锦年恰在此时松开她,任由沈氏瘫软在地上,还嫌弃从袖子里抽出一条手帕,仔细擦着触碰过沈氏的手指,悠悠道,“不过可惜,姨娘虽然长得略有姿色,但人老珠黄,还没有让本小姐怜香惜玉的资本。”

沈氏又气又恼,作为一个女人,无论多大年纪都不喜欢被人述评容貌,咬牙道,“那大小姐想怎样?”

“姨娘你是聪明人,知道本小姐不喜欢别人多事,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多好啊,所以本小姐的婚事就不劳姨娘来代替我娘亲,也就是大将军府的正牌夫人,越俎代庖,一一代劳了,否则就别怪本小姐把这些年被下的毒药什么的,统统还之。”

见沈氏还坐在地上没反应,陆锦年继续道,“姨娘不相信,是觉得姨娘下过的毒本小姐拿不出来是么?”

“说起来本小姐还真拿不出来,只能用一两斤巴豆凑合,再说姨娘年纪大了,本小姐还真担心姨娘拉肚子直接拉归西了,用在身强力壮的人身上比较好吧,例如……陆轻婉?”

沈氏瞳孔一缩,“不,不要!”

“姨娘别紧张,我知道你们家轻婉得了四皇子的欢心,想必过段时间就要请旨赐婚了,这时候若是出了什么问题……所以,姨娘的答案是?”

沈氏强撑着自己的身子站起来,“妾身答应大小姐,不再对大小姐的事指手画脚。”

只是离去的时候,沈氏眼睛里的怨毒是遮掩都遮掩不掉的。

陆锦年也懒得在意,她已经头痛欲裂了,痛苦的抱着脑袋,对着空气唤道,“依寒。”

一个身影跃到陆锦年面前,垂眸道,“小姐。”

“我待会儿要去睡觉,便把事情先交代了,晚上去丞相府裴茵的房间……你知道该怎么做的,不要出人命,点到为止便可。”

“再收集一下梁京城内的世家公子,那种脸长得好看,但是胸无大志,无父无母吃老本,或是家里没人管、已经分了家,无药可救放弃治疗的青少年。”

依寒唇瓣微动,“小姐,你这是……”

陆锦年抬起水汪汪的眸子看着她,眸光闪动,有点小可怜,“寒寒,等我酒劲过了再解释好不好……”她现在真的很头疼。第7章结束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第七章 准备

小姐,重点不是这个哎……

依寒无奈,作为暗卫,职责是无条件执行主子的任务,但是陆锦年却是将他们这些放在对等的位置上,凡事都会告诉他们缘由和思路。

这也是他们乐意在陆锦年身边做手下的原因——主子脑子里有奇怪的坑,就算他们理解了思路和目的,也完全跟不上节奏,还能知道好多新奇的东西!

如果陆锦年知道他们心中所想,一定会吐槽,二十一世纪的新型概念,你们能完全懂得才怪,然而陆锦年现在已经什么都懒得管,抱着被子打了个滚睡着了。

等陆锦年酒醒,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坐起身伸了个懒腰,便唤依暖和依寒进来。

“小姐,你想先听我们两个谁先说?”

陆锦年看着两人几乎一模一样的脸无语。

依暖和依寒是双胞胎姐妹,只不过依暖性子活泼,依寒则是个面瘫武痴。

一般情况下,陆锦年都是让依暖放在明处,作为自己的侍女,而依寒在暗处,作为暗卫隐藏起来,就算暗地里需要做些什么,双胞胎也是很有优势的。

虽然双胞胎差距很小,一般人分辨不出来,但这并不包括朝夕共处的陆锦年。

“暖暖,就算你把脸绷得和寒寒一样,我还是能认出你的。”

陆锦年望着依暖笑道,“既然如此,你就先说吧。”

依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小姐,昨天我跟踪陆三小姐,看见她和丞相家的庶小姐裴清私下会面,两人都是用幕篱遮面,掩人耳目,在一间茶楼里要了包厢的。”

“属下隐匿功夫没有依寒好,便没敢靠太近,只能听见她们对话说,陆三小姐给了裴清什么药,两天后让她负责放在陆二小姐身上。”

陆锦年点头,示意知道这件事了,依寒紧接着汇报起自己的成果,“小姐如果出门的话,就能听说到,昨天半夜,丞相府嫡女自己的小厨房失火,蔓延了整个院子,据说裴茵被烧毁了容,梁京第一丑女的位置变更。”

陆锦年,“……”

依寒接着道,“哪有那么夸张,我只是把她的头发都用火燎秃了而已,其余毫发无伤,她被逼无奈把头发都剃光了而已。”

“噗,寒寒宝贝儿,你和裴茵什么仇什么怨,下手这么狠?”

不是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么,何况女子的头发,和其美貌在一定程度上是关联的,裴茵那个暴脾气,成了秃子不定闹成什么样呢。

依寒别开脸,“谁让她说小姐的坏话的。”现在让人看看,究竟谁才是丑女!

行吧,反正依寒是按照她的要求来的,既给了裴茵教训,又没伤及性命,而且……不得不说,陆锦年心情很愉悦,她不是个好人,更不会滥用同情心在欺辱过自己的人身上。

跳过这个话题,依寒从怀中拿出一封信递给陆锦年,“然后是燕泽传来的信。”

陆锦年撕开信封,看着信的内容,眉头皱了起来,“燕泽在信上说,匈奴可汗阿努比襄派了使者前来,意在和亲。”

“小姐,和亲不是会使我国和匈奴部落关系更好,燕泽那边走商队不是更方便么?”

“那要看是咱们和亲过去,还是他们和亲过来,同是和亲,意义却并不相同。”

陆锦年解释道,“燕泽说,匈奴的使者团中带了公主,但身为匈奴王子的阿努比冀也随行,恐怕是想两边都和。匈奴,想得倒是挺美。”

陆锦年将信纸撕碎,交给依寒处理掉,“不过匈奴没那么容易得逞,毕竟上一次的战争,他们是战败方,想用他们战败方的公主,来换我们胜利方的公主,除非……”

“小姐,除非什么?”

陆锦年摇摇头,大概是她想多了,不过两国博弈,多做一手准备并不多余……

……

大将军府装修最豪华的地方,既不是会客用的花厅,也不是府上的花园,而是姨娘沈氏所住的芙蓉院。

与大将军的正院相邻,雕栏画栋不说,还专门弄来了一块上好的太湖湖石,挖出一方小小的池塘出来。

不说比陆锦年这个嫡女的住处还好,甚至,全梁京城所有世家里正牌夫人的院子,都比不上她这个姨娘的院子华贵。

此时院子的主人正疯狂的摔东西,以发泄自己内心的狂躁。

陆轻瑶敲门进去的时候,沈氏刚把一个福禄寿团花粉彩瓷瓶摔在地上,迸开的瓷片划过陆轻瑶的脚边,差点划伤她的脚踝。

沈氏抬头看见她,并不问刚才有没有受伤,而是两手狠狠得钳制住她的肩膀,摇晃着她道,“瑶瑶,你和那个男人还有联系,对不对,让他送点那种药来,快点!”

陆轻瑶被沈氏抓疼,挣扎开,“娘亲快放开我,好疼啊,我早就和他没往来了,怎么可能还弄得到药啊。”

“别骗我了,裴茵会变成这个德行,就是你的功劳吧,你若不想我说出去,就乖乖把药带来!”

陆轻瑶心头一颤,“娘亲你胡说什么!”

“我是不是胡说你心里清楚,为了你姐姐的未来好,快把药拿来,我要让陆锦年那个贱丫头身败名裂!”

陆轻瑶沉默的低下头,她就知道,自己的娘亲凡事只会为她姐姐陆轻婉着想,甚至陆轻婉能和四皇子接触上,都是沈氏帮忙疏通了关系,她眼里,从来没有自己。

不过等她对付了陆轻婉后,也是要把矛头对向陆锦年的,借沈氏之手,倒也方便,就算最后追查下来,也查不到自己身上不是?

“哎,瑶瑶,不要说娘亲偏心,你明年才及笄,只要你姐姐如愿嫁给了四皇子,成了四皇子妃,你作为她的亲妹妹,怎么会嫁得差呢?”

“就是陆锦年那个碍眼的东西,府上嫡女未嫁,庶女却先定亲,会被人诟病不合礼法,好好给她选亲让她嫁,她不乐意,那就别怪我用别的方法让她出阁了。”

陆轻瑶眸光闪了闪,“我知道娘亲都是为我和姐姐好,只是我真的和那个人断了联系了,不过那种药之前的还剩了一点,我这就去给娘亲拿。”

第9章开始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第八章 福利向绘师

雪白的宣纸平铺在几案上,描摹的画笔跃然,不多时,一朵蓝色的花朵浮现在纸上。

勾勒出花形的最后一笔,陆锦年又对着花样设计一番,才满意收笔。

把画纸放在一旁洇干,陆锦年翻弄起之前让依寒收集来的可弃疗少年资料,发觉依暖满脸纠结的看着自己。

陆锦年挑了挑眉,“暖暖,我知道自己很好看,但是暖暖也很好看啊,你一直盯着我,而不欣赏自己如花的容颜,实在是件可惜的事情啊。”

“小姐别闹了……”依暖无力扶额,“你明知道我们担心的是什么。”

陆锦年歪歪脑袋,指着自己刚画成的花样,“你是说这个么,你不认识也是自然的,此花名唤矢车菊,喜阳耐寒,喜肥沃、疏松的沙质土壤。”

“咱们这环境条件不适合生长,匈奴草原地带常见,它的花语是遇见和幸福,匈奴部落称之为吉祥之花,一会儿咱们去锦绣坊找纹秋,把矢车菊的设计图交给她,赶一赶,估摸着,匈奴和亲使者进京时便能制出来,帮咱们勾搭匈奴公主。”

依暖嘟起嘴巴,“小姐,你知道我说的是,调查那么多纨绔的资料做什么?不会,真是要选夫吧,可听依寒说,小姐不是已经和沈氏摊牌,说让她少管闲事了么?”

陆锦年笑而不语。

沈氏嘴上是答应了,但是实际上会怎么做还真不好说,万一她哪天又想起来在她的婚事上做文章,虽然不怕自己阻拦不了,可是很烦啊,所以陆锦年打算想一个一劳永逸的法子,彻底阻绝沈氏搞事的念头。

那就是她赶在沈氏再度搞事前,给他们娶回来一个姑爷,成了有夫之妇,就没问题了。

陆锦年对寻找真爱,一生一世一双人之类的无感,上辈子的所有奉献给了国家,这辈子她只想悠悠哉哉的过她的退休生活,会考虑定亲成亲,是因为她需要一个避免麻烦的挡箭牌,这个挡箭牌最好是:

脸长得好看,毕竟她颜控;

胸无大志,喜欢玩乐,谁让她不想祸害有志青年;

无父无母,或是和父母关系薄弱,方便她娶进门,也省得她牵扯进别家的妯娌里面。

等差不多的时候立马成亲,人一嫁进门,就关到郊外的庄子里,帮他安排几房美妾娇姬,酒池肉林供起来,不出仨月就废得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虽然要养废一个人让她觉得很抱歉,但她专门挑选符合条件的纨绔,就是为了避免误伤还有药可救的少年……

总之,有了名义上的夫君,在此事上找麻烦的人偃旗息鼓,到那时,还不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她飞。

算盘打得咔咔响,但是这想法陆锦年是怎么都不敢告诉依暖他们的,毕竟他们是地地道道的古代人,这种惊世骇俗的想法还是……慢慢来吧。

“就算小姐是选这上面的纨绔做夫君,也不能选这个人啊!”

依暖翻开摆在几案上的纨绔资料,指着上面的一页道,“沈吟酌!刑部尚书的小儿子,梁京三公子之一,书画技艺称绝。”

“但是,这个人从十岁起便流连花丛,甚至还为每一个临幸过的女子画了画像,市集上还卖有他画的艳画集,除了画画和女人什么都不知,气得他爹都要把他逐出家门,这样的人怎么可以托付终身!”

陆锦年很想告诉依暖,她想得太多了,只是资料里,沈吟酌的条件很符合自己的要求,并且,资料画像上的沈吟酌……一双桃花眼潋滟生光,长相风流倜傥,很合乎自己的审美。

摸摸鼻子,陆锦年还是如实的对依暖道,“我刚才就是让依寒出去帮我买沈吟酌的画集去了。”

依暖,“!”

“小姐,画集买过来了。”

依暖望着风风火火跑进了的依寒觉得心累,就见陆锦年已经把画集接了过去认真的翻阅起来。

表情很正经,一点也不像在看小黄书。

依暖戳了戳木头一样站得笔直的依寒,“你确定买的是小黄……额,沈吟酌的艳画集?”

依暖郑重点头,“没错,我对卖书老板说,是我家小公子嘱咐,要买吟酌公子销量最火爆的画集,卖书老板就推荐了我这一本。”

只不过付账的时候,卖书老板笑得猥琐,让她有想揍死他的冲动。

依暖以手遮眼,“这么说书的内容是没问题了……”能一本正经的看小黄书,她家小姐也是没谁了。

书的内容确实出自沈吟酌的亲笔,每一页都是不同的美女,环肥燕瘦,各有千秋,罗衫轻解,裙带散漫,以遮住关键部位。

这就是,传说中的圣光吧……轻拢慢捻抹复挑,一览无余不如若隐若现。

陆锦年看得两眼冒光,只不过她的注意点不是书上美女勾人的姿态动作。

而是……画面动态感十足,该留白的地方留白,该细细描画的地方细描,这沈吟酌真一大触,搁现代绝对一大师级福利向画师。

这样一个贪嗜美色到要被逐出家门的少年,她完全可以娶进门圈养起来,而且结合沈吟酌的绘画技巧,也会对锦绣坊的服装新品设计提供帮助。

最重要的是,她可以先一步拿到沈吟酌画的艳画本子,向书商,或是有意收藏的人进行拍卖,那能赚多少钱啊……

陆锦年阖上画集,诡魅一笑,沈吟酌,很好,你已经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

锦绣坊内,萧夙坐在供客人休息的椅子上,安静的看着面前的少女在他面前换了一件又一件衣服让他看。

直到第十八次朝他问“我穿这件好看么”,萧夙终于忍不住掩住唇口,咳嗽起来。

少女紧张道,“堂兄,你身体没事吧。”

萧夙摇摇头,但是苍白的脸色显示他现在并不好,“冉曦,我没事。”

“哦,没事就好。”萧冉曦抚平试穿衣服上的褶皱,“堂兄你还没说这件衣服好看不呢。”

萧夙,“……”

萧冉曦,当今皇后的亲生女儿,年芳十七岁,封号晨嘉公主,和七皇子是亲姐弟,然而只要是女人,无论什么身份,逛街买衣服的时候都很要命。

“唉,堂兄,不是小妹非要拉你出来陪我,是那几个兄长都不陪我出来逛街。”萧冉曦叹口气,“还是堂兄最好。”第9章结束

《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第九章 壕气冲天

在基本上把锦绣坊的衣服试了个遍,萧冉曦意犹未尽的换回自己的衣服,坐在萧夙旁边嘟囔道,“那女人怎么还不来啊。”

萧夙挑眉,“冉曦,你是约好了人在这里见面么?”

萧冉曦摆手,“不是,那女人宅在家四年,听说也就前天在锦绣坊出现过,所以我才在这里蹲守的。”

所以你根本不敢肯定你等的人回来是吧……试衣服只是顺便玩玩喽?

萧夙无语,却注意到了另一点,“四年未曾谋面,冉曦想等的人是陆大小姐?”

与其说四年都没出来见过人,不如说从最开始,陆大小姐就没有公开露过面,只是没人注意,也没人探究过她的容貌,否则也不至于在七皇子传出一点关于她貌丑的话后,就当成了她真实的标签。

“是啊,就是她,她吓得小七哭了三天三夜,难道不应该负责么?”

萧冉曦气鼓鼓道,“不过陆锦年公开露面,据说长得很好看啊,小七肯定不是被她丑哭的,但是问小七,又不说当时发生了什么,连我这个皇姐都不能告诉,简直太过分了!”

萧夙,“……”

就听萧冉曦两眼冒光的道,“所以我要从陆锦年这边打听,知道小七的秘密,气死他!”

一个对自己名声都丝毫不在意,甚至还故意做些动作抹黑的女子,萧夙以为,陆锦年若是真心想隐瞒什么东西,那是比七皇子还要难套话的人物,不过他不会多事到提醒萧冉曦。

本来以为陆锦年很有意思,不过如果她默默无闻的活跃在暗处,对那件事没有影响的话,他也不会多费精力去关注她。

打扰萧冉曦激动情绪的是锦绣坊掌柜纹秋,锦绣坊每天都会遇到一两个只试穿不买的客人,有的是当时没打算买衣服,只是看看。

有的是实在拮据,只能试试过过瘾,纹秋也不在意,但是像萧冉曦这样把所有款式衣服试了个遍,接着就没下文了的,实在是第一次。

而且还是来蹲守她家小姐的,要赶快弄走然后告知小姐一声才行。

纹秋让锦绣坊的小厮,把萧冉曦刚才试过的所有衣服都搭在胳膊上展示,笑眯眯的走到萧冉曦身边,问道,“尊敬的客人,请问这些衣服中有您满意的么?”

锦绣坊是成衣行业的翘楚,口碑是在众多贵女夫人中打磨出来的好,梁京大部分有头有脸的世家都在这里做衣服,只要不是故意来砸场子犯众怒,都不会说锦绣坊的衣服让人不满意。

萧冉曦也没想太多,微挑下巴,目光一一扫视着衣服,点了两件出来,“这件和这件。”

纹秋正要把这两件挑出来装好,就听萧冉曦接着道,“这两件不要,其余的都给我包起来。”

饶是打理生意多年,见多识广的纹秋也是愣了愣,生平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壕气冲天。

很快的回过神来,纹秋吩咐小厮尽快把萧冉曦的衣服包好,并且承诺可以帮忙送货,然而萧冉曦只是简单的“哦”了一声,仍然继续坐在那里。

纹秋焦急,她开门做生意,没有把客人赶出去的道理,只能祈祷自家小姐今天不来锦绣坊,不会那么巧的碰上,生出麻烦才好。

可惜今天老天爷休息,没有听见纹秋的心声,不赶巧的,萧冉曦的衣服刚打包好,陆锦年带着依暖,后脚就施施然的走了进来。

陆锦年其实不常去自己手中的产业去,只有偶尔想起来了,才过去核对账目,重修或是制定下一步的发展计划。

按照平时的话,陆锦年才来过锦绣坊,最近是不会来的才对。

然而她今天有矢车菊的设计花样要交给纹秋,再加上她的容貌才暴露在人前,便没有用轻功和隐匿身法悄悄的来,而是直接从正门进来的。

依旧是一件样式简单毫无装饰的白裙,红色发带束起马尾,即便如此,也无法掩盖陆锦年自带的光彩和气场。

看见锦绣坊架子上的衣服都被撤了下来,陆锦年微微诧异一下,“咦?掌柜的生意很好,前天我来时衣服还摆得满满的。”

纹秋苦笑,抬手指向坐在一旁的萧冉曦和萧夙,“小姐说哪里话,是这位小姐刚才将衣服都选走了,还未来得及补上,小姐来挑选衣服,还请稍等。”

陆锦年摸摸下巴,这么多衣服价格几何她再清楚不过了,一下子买了那么多,不用说肯定是个壕,好奇的瞧了眼这个壕,没想到竟然见到了熟人。

萧夙望着她笑着眨了眨眼睛,“陆锦年。”

陆锦年怔了一下,突然想起这个病美人说过自己的名字,只不过当时在醉酒,没怎么在意,突然再见他才想起来。

萧夙,姓萧,明轩国皇姓……陆锦年思绪转了几转,瞬间知道了萧夙的身份,内心一个大写的卧槽。

明轩国尚文崇武,建国至今已历四代,自当今圣上萧文峰即位后,更是励精图治,带领整个国家朝德智体美各个方向全面发展,皇上正值盛年,对让这个国家步入盛世繁华抱着特别大的热忱。

有这么一个皇上,对国民百姓是好事,但从来没有十全十美的人,萧文峰在政绩上没有什么太大的缺失让人诟病,有些有心找茬的人便将矛头放在了他即位登基前。

萧文峰并非是先皇一开始就定下的继位人选,他上面还有一个同样文武双全才学卓绝的兄长萧承予,长幼有序,立长而不立幼,是自古以来的规矩。

萧文峰能登位,也不是多得了先皇的喜欢,而是萧承予于先皇之前撒手人寰,儿子萧夙当时尚还年幼,不足堪当大任,萧文峰才有了机会。

萧夙又因为从小体弱多病,性格软弱,十二岁时便被封了怀王,去了气候条件温和的汴州调养身子,一走就是八年。

然而说是封王出去养身子,何尝不是早早绝了其夺嫡争位的资格?

当然这些陆锦年既不想关心,也不想知道,她只想老实本分的呆在一个平安祥和的国家里,安安心心的享受她的‘退休生涯’,随便结识的一只小绵羊病美人身份就这么坑爹,还有没有办法好好玩耍!

桦阳的《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妃策天下:王爷欠调教》就可以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