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我的家里真的有矿by猪的理想大-赵明杨皎月《我的家里真的有矿》在线阅读

我的家里真的有矿by猪的理想大-赵明杨皎月《我的家里真的有矿》在线阅读

我的家里真的有矿的作者是猪的理想大,小说主人公为赵明杨皎月,猪的理想大的作品《我的家里真的有矿》在线免费阅读。精彩内容阅读:碰巧救了离异女矿长的命,转正、提拔当主管,还要送个漂亮女儿当老婆?赵明摇摇头,不,追我的人多了,我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

赵明杨皎月我的家里真的有矿全文免费阅读

《我的家里真的有矿》第8章清晨的冲突

这一天,发生了太多事,赵明的脑子很乱,弄死了一个人,这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

回家冲了个澡,倒在床上没有睡意,从椅子上的裤兜里拿出那件东西来,狠狠地嗅了一口,香味挺安神的,盖在眼睛上,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一道纤细的背影出现在眼前。

只见她慢慢地转过身来,快看到了,马上就看到了……

老天爷……杨皎月,我的天!冷颤之后全身发麻,整个世界都美好了!

大清早起来就躲在厕所里洗内裤,赵明觉得亏死了,要是把这些都捐给……杨皎月的话,那该多好啊。

一想到杨皎月,就回忆起水嫩的手感来,昨天摸了一把,回味无穷,要不是有了真实感,晚上的梦也不会逼真到他防都防不住。

年轻火旺,隔三叉五地来这么一茬,太可惜,赵明心想,这要是用在哪个姑娘身上,才叫物尽其用吧!

“哟,洗裤衩呢?”

赵永远瞅了一眼,边刷牙边说,“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至少证明你没有打手冲,身体好!”

赵明冲他爸翻了个白眼,挠着屁股走了出去想找点吃的,才发现家里连个屁都没有,随口问,“我妈呢?”

“一早买菜去了!”赵永远走了出来,脸上写着有喜事的样子。

赵明见他红光满面,顺口就问,“昨晚胡耀光票娼没让你请客?”

“闭上你的臭嘴!人家是工会主任!”

赵明哼了一声,“工会主任白嫖不是挺正常吗?”

看到赵永远扬起的巴掌,赵明终于是闭嘴了,没想到赵永远马上笑道:“你工作的事今天就会有结果了。”

“胡耀光跟你说百分之百能解决我的安置问题吗?”

赵永远干笑了两声,“那倒没有,不过他应该跟站长提过了,老子在供应站勤勤恳恳干了这么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站长一定会考虑的。”

这位爹,真单纯,功劳和苦劳从自己嘴里说出来能有用?你的上司说它是什么就是什么,不想打消他的极积性,傻乐呵两声,差不多也该去等通知啦。

赵永远正好也到上班的时间了,跟儿子一道出门,从公共阳台走廊一直走到这一栋楼的正中的楼梯,然后下楼。

从一二号楼中间林中大道向外八十米,直直的一条路就到家属院与办公区分隔的大门。

父子俩人没到,就听见王素芳骂街的声音。

“我曰死尼玛卖批,我儿子不行,你儿子行?楼上楼下偷个遍,偷不到就回去背你们家的彩电,尼玛的棺材本还在不在?”

“王娼妇,你就是个烂货破鞋,你儿子能好到哪里去?开个澡堂时间不到就关门,钱这么好挣?一个临时工,比正式工还狂,这是不把领导放在眼里啊?”范春碧也不甘示弱。

“谁特么是领导?谁?给我站出来,哪个领导昨天晚上去洗澡没开门,啊?给我站出来……”脑子短路的王素芳被范春碧给激怒啦!

赵永远的魂都快没有了,两三步冲到王素芳的身后伸手就去捂她的嘴,“上班时间,姑奶奶,求求你别闹,再这么下去,全家都得完蛋。”

谨小慎微是赵永远这些年在单位养成的习惯,对谁都和和气气,不愿意得罪人。

赵明发自内心是不同意的,这个时候他同意赵永远的话,王素芳这么一闹,可能会给家里惹麻烦。

她一个没工作的女人不用怕,可是赵永远还得上班,赵明才刚转正还没下通知,就闹这么一出,真落到有心人的耳朵里,以后的日子的确不太好过。

看看周围这些人,有职工有家属,有人劝有人笑,谁也不肯走,摆明了等着看热闹。

王素芳的嘴被堵上了,范春碧像极了栏杆里的狗,呲牙咧嘴地骂了好多难听的话,指着赵明的脸,冷笑,“就这么个龟儿子,一个临时工,上班偷奸耍滑,你跟我说他要转正?领导他都不放在眼里,他还能转正?他要是能转正,我把这乒乓球台给吃了!”

吃你玛卖比哟!赵明翻了上白眼,水泥板子的乒乓球台说吃就吃?

越来越多的人靠了过来,范春碧就像吃了村药,骂得越来越起劲,王素芳被捂住嘴都快憋出内伤了。

纵使王素芳再有不对,赵明也不能让亲妈吃亏!摆摆手,低声下气地跟范春碧说道:“范阿姨刚才说,如果我转正了你吃水泥台子是吧?别吃了,咬坏你一口牙我赔不起。这样吧,给我妈认个错,抽自己一大嘴巴子,这事就过啦!”

“好!”范春碧一口就应了下来,“别说一嘴巴子,十嘴巴子都由你抽,不过你要是没转正,老娘不把抽得连你妈都不认识你!”

话音刚落,刘中全带着人就过来了,“看看,你看看,马主任,我说什么来着,赵明是不是挺狂?自己脱岗,还在大庭广众下耍横,简直无法无天了。”

听说马吉他妈原本是不想要他的,吃了打胎药,结果他命硬,没流掉,最后生下来,先天不足,撑死了也只长了一米五四,发际线在头顶,类似于晚清民初改变发型的那一代人。

他是谢宇的搭档,后勤办的副主任,供应站什么狗屁倒灶的事他都管。最大的特点是爱拍马屁,而且拍得非常不收敛,怎么明显怎么来,怎么夸张怎么来,曾说站长可比秦皇汉武(武夫),又夸书记为唐宗宋祖(腹黑)。

这样的人对职工可从来没有好脸子。

“好你个赵明,组织上看你困难,安排你在澡堂工作,你可倒好,偷奸耍滑,脱岗漏岗,提前关了澡堂,你让别人去哪儿洗澡?蔡主席(站长夫人)特地去澡堂,大门就这么关着,你说说,让站长怎么看我们综合办?我们部门的名声都特么的让你给败坏了!”

原来昨晚站长夫人去了澡堂,赵明这才明白马吉突然发飙的理由。

站长夫人是个舞蹈爱好者,俱乐部二楼有时开个连欢会,有时开开茶话会什么的,大多数时候都成了站长夫人的练功房。

每晚跳上两三个小时后人,下楼路过澡堂就会进去洗了再回家。

昨晚赵明还特地多等了一下,结果人没来,就把卫生给打扫了!没想到这倒成了范春碧报仇的借口,还跟刘中全这狗仗人势的东西串通好了!

【作者题外话】:新书上传,新老书友兄弟多多支持,老书《女领导的私生活》月底完结,兄弟们可以放心观看。

 

《我的家里真的有矿》第9章转正

没能在洗澡堂占着便宜,范春碧气得整宿都没有睡好,大清早的看到赵明被堵在这儿,什么气都消了,想到一会儿还能几个大嘴巴子出气,畅快得重重喘了一口气,爽!

“写份检讨,下午交到我办公室来,认识不深刻这事没完。”

马吉见赵明不说话,摆着官威背着手严肃地命令着赵明。

“马主任,我按时上班,按时下班,没做错,这检讨我不会写的,你要追究,可以追究刘中全,他昨天没来。”

“你……”刘中全脸子绷紧了,眼珠子左右一转,指着赵明狡辩,“我是没来,不过我跟你打了招呼,你也是同意的。”

“同意?前天呢?上前天呢?上个星期一星期呢?”

平常不温不火,甚至有些怕事的赵明好像变一个人,逼得刘中全舌头打结,再说,“我把你的活都干完了,你的工资我也帮你领了吧!”

“混账!”

赵明不受控制,马吉脸上也不好看,当场就毛了,吼道:“赵明,现在在说你的问题,你扯别人做什么?好好好,你嘴硬是吧,行,检讨别写了,从今天开始,你不用上班了!”

儿子的牛脾气上来了,赵永远生气,杵在王素芳的耳边说,“你不想我们倒霉,就给我闭上嘴!”

撒了手,赵永远把赵明拉到自己的身后,点头哈腰地压手,“马主任,小孩子不懂事,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我这就让他回去写检讨,深刻检讨。”

啪!

赵明的肩上被赵永远捶了一下,并不想对赵永远的使的眼色有所回应。

“愣着干什么,快跟马主任认个错。”赵永远憋不住,催促着木头一样的赵明。

马吉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背着手半侧着身子四十五度看天,架子端得很高,就等着赵明认错了。

“认什么错?我没错,为什么要认错?”

“我……好好好,你硬气!赵永远,你有个好儿子,把你儿子领回去吧,以后不用来了,单位用不了这种人!”

话音刚落,赵永远的巴掌就高高地举了起来,凶相地叫,“我打死个你小畜牲!”

马吉怒气难消,刘中全笑了,范春碧也笑了,所有人都在等着看笑话。

然后,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赵明也在笑,甚至让赵永远迟疑了那么一分。

“干什么?都不去上班,堵家属院门口搞联欢会呢?”

不温不火的声音刚一响起,围观的人让出一条路,原来是站长李小华和他老婆蔡小晴也一起来了。

李小华偏胖,他老婆由于跳舞,身材很好,人也显年轻,背地里,不知道多少人羡慕李小华有个漂亮老婆呢。

众人眼领导们打着招呼,领导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赵永远举得高高手也慢慢放了下来垂到身侧,笑看着李小华,看看有没有挽回的余地。

马吉颠着脚来到李小华的身边把赵明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说了出来。

如果事情只是压在马吉这个地方,一切都好说,但是站长知道了,而且赵明还是一副死不悔改的样子。

针尖对麦芒,赵明不是找死?

场面越来越热闹,大伙都不急着去上班,就想看看赵明会被怎么处分。

李小华问,“你昨晚去澡堂了?”

蔡小晴嗯了一声,说,“平常去的时候赵明都在,昨天晚了半个小时,没赶上。”

这……这不是帮着赵明说话吗?

刘中全的脸色变了,笑不出来了,往后退了两步。

李小华扫了一眼周围的人,目光打量了赵明很长时间,这才说道:“马吉,守澡堂这工作不用赵明了……昨天下午大会赵明的转入编制内的推荐通过了,已经存档,他现在是个正式工,确实不适合再守澡堂了,得给他换个岗位!”

什么?

所有人的表情在听到李小华的话时,都差不太多,眼珠子充血,嘴巴伸得进去一个拳头,惊讶和难以置信写了满脸,不断回忆着站长的每一个字。

马吉和刘中全更像是吃了蟑螂,太阳穴狂跳,脑仁儿疼!

整上西川矿区就只有二十个安置名额,凭什么就轮到赵明这个踩了狗屎的东西。

王素芳在确定自己不是做梦的情况下,反抱着赵永远就跳了起来,她儿子转正了,以后就是正式工了,老天爷啊,是哪一路菩萨开了眼呐……

赵明可没时间管大家的议论,他清楚地记得杨皎月的话,李小华是她的人,拉着李华的手,感激道:“站长,谢谢你,真的太感谢你了,如果没有你,我这辈子都不知道能不能当个工人,你真是个大好人啊,站长!”

李小华也是一阵莫名其妙,怎么自己就被当成恩人了?不过功劳这种东西不嫌多,乐意接了过来,干笑了一声道:“单位上没有信错你,站好了最后一班岗,你这样的同志,才是大家应该学习的,在这里,我要着重表扬一下!”

紧接着,李小华目光一转,严肃地问,“刘中全,谁给你的胆子,又是谁给你的权力?三天打渔两天晒网,你这日子混得比我这个站长还舒坦嘛!”

刘中全震了一下,紧张地咽了一口,居然哭了起来,叫道:“站长,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站长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对对,站长,我让他回去写检查,到时候给你过目,什么时候满意了,再看他的表现!”马吉赶紧圆场。

“哼!”

李小华冷哼了一声,“四年时间没怎么上过班,还写什么检查?换人吧,刘中全,以后就不用上班了,反正你也不喜欢守澡堂。”

刘中全?刚才还要吃人,此刻和赵明已经不在一个层面上。

赵明失势时的不急不躁,得势时的理所当然,让在场的不少人都看出了一点别的东西。

他还是那个平日里别人口中的小流氓赵明?

一场闹剧就这么散场,赵永远一步三回头地看着赵明傻乐。

赵明却远远地看了一眼夹着屁股开溜的范春碧,对王素芳说道:“妈,跟我来!”

赵明牵着弄不明白情况的王素芳追了上去:“范阿姨,你慢点走!”

范春碧全身一颤,回过头来时,满脸苦笑,“赵明啊,恭喜你转正了,以后就是正式工了。”

“恭喜的话就不用说了,范阿姨,跟我妈道个歉吧,再抽自己一嘴巴子!”

“你……”

“我怎么了?”赵明得理不饶人道:“你不抽,我就在楼下喊,刚才大伙都看见也听见的,人多起来,怕是更难下台了。”

“好好好,王素芳,你教了个好儿子,对不起!”

说着,陈娟轻轻在自己的脸上拍了一下,都听不见响。

王素芳嘴一歪,“你这叫抽嘴巴子?我来!”

说着,啪就是一大嘴巴子把陈娟给抽得转了一大圈,解气!

 

《我的家里真的有矿》第10章灵性

刘中全和范春碧,一个丢了工作,一个被抽了一个大嘴巴子,这样的结果,赵明很是满意。

最得意的,当然要属王素芳,儿子出息了,以后老公和儿子都是单位的正式职工,日子当然越过越红火啦!

想到刚才那一大嘴巴子,家属院里就只听见王素芳的笑声。

“妈,沉住气,不要得意忘形。”

“我得意怎么了,我儿子是正式工人,还不让我高兴?”王素芳扯着嗓子喊,“是不是觉得翅膀硬了就想教训老娘了?我告诉你,就算你以后当了官,当了供应站的站长,你也是我儿子!”

“我的妈!你就消停一下吧!”赵明捂住王素芳的嘴,上火道:“我这才刚转正,不能出差子,你的话要是让领导听了去,我以后还怎么混啊!”

书记和谢主任刚才一直都在,赵明拉着站长的手感谢是为了回报杨皎月,否则他不会干选边站这种蠢事。

编制才转正,就已经树了敌,马吉算一个,谢宇不用说,还有书记贺建勇。

想想以后的日子,太平不了!

王素芳也知道自己的嘴巴太大了,捂着嘴打着哈哈,“放心放心,妈有分寸,乖儿子,今天中午想吃什么,妈去买菜,好好犒劳犒劳你。”

儿子能被亲妈的笑看得起一身鸡皮子疙瘩,这得有多不怀好意?

“妈,平常怎么弄,今天就怎么弄,不用搞特珠!”

“去,今天怎么能不特殊?宝贝儿子转正,天大的喜事,你忙去吧,中午早点回来吃饭。”

王素芳手臂挂着框,一手捋着头发,逢人便打招呼,逮谁都能聊上两句,照这么下去,不用半天,整个供应站的人就全都知道她儿子赵明转正的事情了。

赵明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十分无奈!

供应站,这个单位就像它的名字,保障着整个西川矿工职工和家属的衣食住行与生产运行。典型的国有企业后勤保障型单位!西川矿区的管家,有钱!

在这个单位里,只要混上一官半职,油水就丰厚起来。

转正了,下一步就得谋以工代干,人生这条路注定坎坷,既然不好走,不如搏一个人上人的机会,保护父母,保护两个姐姐,不让他们再受一分一毫的气,还有那个曾经把他爸推下楼的校长。你们等着,好好等着,我赵明来了!

供应站的机关大楼和“单身楼”相对而立,中间夹着篮球场。

穿过篮球场,赵明上了办公楼三搂,左手边第一间就是站长办公室。

咚咚咚!

敲响站长办公室的门时,出来的是菜小晴,由于长期练舞,她总是很精神、干练,头发高高挽着,粉颈如天鹅般挺拔,身型很瘦,手脚纤细,这就是她追求的美感与身材吧。

“小晴姐,谢谢你!”

菜小晴对赵明是无感的,听到赵明的感谢,菜小晴也只是点点头,然后一语不发地走了。

她面红耳赤与眼神当中的一丝伤感,也许是因为赵明的敲门打断了一场争执。

“进来吧!”

得到李小华的许可,赵明走进办公室内喊了声站长,果然像赵明猜测的那样,李小华脸红脖子粗叉着腰在喘气。

“站长,你没空我就晚点过来。”

“不,来都来了,坐下说吧!”李小华平复了一些后,端着茶杯……

赵明立马从他手里抢过手杯,放在桌子上,再把墙角的热水瓶提过来拔出木塞,把喝干的杯子里满上一杯,递到了李小华的面前。

“小赵,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来事呢?对了,这里没外人,说说吧,你跟杨矿长是什么关系?”

“没关系!”

没关系?怎么可能?昨天开完会,杨矿长特地拉着他把赵明的事情交待了一番,不就明摆着是赵明的后台吗?

矿区一个正处级单位,旗下十二家科级单位加上医院和学校,拥有上万的职工家属。

由于历年来养成的独有生态,矿区内部的职工或子女的婚配习惯内部消化,一直这么干了几十年,两个看上去不相干的人,说不定还沾着亲带着故。

赵明看上去落魄,说不定把千丝万缕的关系给捋顺了,从而攀上了杨矿长这棵大树。

李小华不敢不小瞧了赵明,不过也不点破,反而问,“你怎么就肯定一定是我帮了你?”

“不肯定,但是一定得这么做!”

“嗯?为什么?”

赵明把姿态放得低低的,一字一句小声说道:“因为我不说是你的帮的,就会变成书记帮的忙,站长让李龙转正的事情就会让供应站上下的职工干部有看法,书记那边,就更有说辞了。”

李小华的脸色微微一变,心中一琢磨,公平这种事没有绝对,只有相对,如果没有赵明转正这档子事,倒也没什么,有他赵明转正,他如果又抱上了贺书记这棵大树,那不就和李小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李小华任人唯亲,贺建勇公平公正,这以后不是所有人都在背后骂他李小华吗?

原来杨矿长是暗中帮了自己一把!这小子就是天上掉馅饼砸中的那一个。

不过再一想,疑道:“你为什么不找书记。”

“站长,我是个识时务的人,成为一名正式职工不是我的目标,希望以后在站长的关怀下飞得更高,走得更远!”

“哈哈……好小子,有前途!”李小华呷了口茶,一把掌拍在赵明的肩上,很是欣赏,“说吧,想去哪个部门,我这就给你安排下去。”

“这件事不能站长来安排!”

“你这不废话吗?我是站长,我不安排谁安排?”

“书记!”赵明说道:“我已经选了站长,把书记已经彻底得罪了,如果由站长亲自安排的话,只怕书记三天两头地跟你唱反调,这不是给你添麻烦吗?你让我去找书记,他把气撒我头上,正好站长就可以把关系撇个干净,明面上相安无事!大家都好过!”

好家伙,有灵性!李小华听了赵明的思路,不禁高看了他一眼,这小子有前途啊!

 

《我的家里真的有矿》第11章捡笔

杨皎月把李小华当成自己人,也许正是因为李小华的脑子简单,好拿捏。

赵明是个感恩的人,杨皎月把自己的工作解决了,那么赵明就不能让她白帮了这个忙,至少得让李小华聪明一点。

李小华如果只解决了他侄儿的工作,祖宗十八代被问候事小,关键在于怕有心之人拿这件事做文章。比如贺建勇,又比如贺建勇的靠山。

供应站,西川矿区油水排名最靠前的几家单位之一,每一个职位,都是领导看重的棋子,每一个部门,都是兵家必争之地。这就是国企,小到一间办公室,大到总公司层面,处处都是斗争,从未消停。

杨皎月抓住李小华这个人的目的,赵明不想去猜测,他只是把话挑明了,让李小华能清醒一点,别给矿长添乱。至于别的目的,赵明太嫩,想不太明白,还得多学习!

从李小华的办公室里出来后,赵明去了书记的办公室,才到门口,就听见谢宇的声音传了出来。

“书记,站长这是什么都要管啊,什么都想要啊,以后就没书记什么事了呗!”

只听一声长叹,贺建勇沙磁沉稳的声音响起,“小瞧老李啦,原本以为他把他侄子拉进来,是个机会,没曾想人家买一送一,玩了一手平衡,你说他假公济私,赵明这小子怎么说?大清早地当着全站职工抬这么一手,面子有了,里子也有了,老李啊,不简单呐!”

“可恨,实在太可恨了!书记,这种事,你说大书记怎么不表态呢?”

贺建勇一拍桌子,哼了哼,“小不忍则乱大谋,矿长新官上任,三把火还没烧,怎么烧,从哪儿烧都是个问题,大书记这是在为接下来的工作做准备,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谢宇,你还得多学学,老李这抽疯的性格三天清醒两天迷糊的,机会大把,就别在意这一两天的得失了。”

“书记说得对,我又学到东西了!”

赵明恶寒,这爷儿俩果然在背后算计李小华,杨皎月真就掐到点子上了。

两人聊得差不多的时候,赵明敲门进去了。

“赵明?你来这儿干什么?”

赵明看了看谢宇,再朝贺建勇傻乐道:“站长让我过来找书记安排个工作。”

咦?李小华怎么突然就开窍了?

贺建勇和谢宇互看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惊讶,赵明是李小华送到他们跟前来让他们泄愤的,什么意思?高挂免战牌示好?

李小华接连玩这两手太高明,不是他的风格!这老小子背后有人!

赵明被扔过来,贺建勇也没有推回去的道理,于是冲赵明温和的笑了笑,“谢主任,赵明守澡堂就是属于你们事务办,现在就还归你们事务办管吧。你给安排安排,看把他放到哪个班组去合适。”

马吉今天丢脸丢大发了,刘中全也被赶了出去,说到底是打了他谢宇的脸,这一切都是因为赵明。

如果没赵明转正,也就没有后面这档子破事。

落在了谢宇的手里,他不会客气,板着脸,“你守了四年的澡堂,杂七杂八的事情会的多,先去财务办,登记一下资料,然后去水电班组找李隆生报到。”

草尼玛!

赵明的心里很不好受,他知道谢宇会让他难堪,没想到下手这么狠。

水电班组,负责供应站办公区,仓库库区,生活家属区的所有杂物,就连耗子太多,下耗子药这种事都得水电班来负责。

全站最累最没有尊严的地方,应该就在水电班了!

不过赵明很快就把心态给调整好了,尊严算个吉吧,要想以后成为人上人,面子尊严什么的抹裤裆里装着,从此山高水远,路还长着呢。

“谢谢书记,谢谢主任,我这就去财务办把手续办了,然后去找李班长报到。”

赵明像捡了宝,头也不回地出了办公室。

“这小子,给他什么就这么接着,不挑食呵?”

谢宇笑道:“书记开玩笑呢?能转正都走了狗屎运,他哪里来的资格挑三捡四,这辈子就给我老老实实地在水电班里待着,哪儿也别想去。”

这就是工人,大多数定岗过后的工人一辈子就干一份工作,男怕入错行,在这个单位里很适用!

“小谢,我没几年就退休了,大书记看重你,适当的时候拉你一把,我这个位子迟早是你的,好好干!”

谢宇呼吸一滞,一股子热流从脚底板冲上脑门心,锦绣的前程在向他招手,激动地点头,“书记放心,我一定好好干。”

赵明平静地来到二楼财务办,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开,等到供应站的大钟敲了十点的钟声时,才听见懒懒散散的高跟鞋上楼的声音。

楼梯口转角走过来的女人二十七八,连衣裙花哨,和这个时代显得格格不入。这样的女人被称作时髦!当然范春碧一般都叫她欠曰的骚货。

段丽莎初中毕业考的中专,三年后西川矿区招工的时候回来的,进单位坐的就是办公室,没有挂职,岗位却是干部岗,这就叫以工人的身份代替干部的岗位。

段丽莎有一米六五,腰细胯宽,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能欣赏这样的美。

以前赵明就在想,这样的女人,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看什么看,没见过?”

赵明回过神来,嘿嘿笑道:“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姐姐!”

“哟,赵明,看不出来,嘴挺甜的嘛。”

开了门,段丽莎走了进去,见赵明跟了上来,顺口问,“有事?”

“贺书记让我来办一下转正手续!”

“咦?不错啊赵明,这就转正了,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没听说?”

你在床上睡懒觉当然没听说,赵明翻了个白眼,然后把该填的资料都填上以后,递到了段丽莎的面前。

笔从她面前一下子往桌子下面滚,段丽莎猛地一起来,差点把裙子上身都快撑破了。

赵明两眼一瞪,赶紧说,“我来捡!”

结果这一弯腰下去,没看见笔,反倒是看到不该看的(自己想)……

赵明半天没上来,段丽莎生了疑,一把捂住,问,“你在干什么?怎么还不上来?”

拿着笔,赵明不自然地捡了起来,放在段丽莎的桌子上。

“你看见什么了?”

赵明摇头,“我什么都没看见!”

段丽莎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赵明有点遮遮掩掩的地方,心中一颤,臭小子,这么大反应,还说什么都没看?

关于赵明杨皎月的小说《我的家里真的有矿》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我的家里真的有矿》就可以阅读全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