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顾寒生宁楚楚)全文免费阅读《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

(顾寒生宁楚楚)全文免费阅读《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

由小叶子精心创作主角顾寒生宁楚楚的经商种田小说《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完整版《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在线免费阅读,精彩章节简介:一朝穿越成可怜兮兮的冲喜小村姑,虽然听上去悲催,但婆家不但体贴有钱夫君还俊美无双,母胎单身三十年的宁楚楚很快欣然接受。宁楚楚看着自己虽那躺在床上,可仍掩不住风华的夫君,垂眉娇羞,“相公,你看,天色已晚……”顾寒生:“滚,离我远点。”

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全文免费阅读

《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第九章 进镇做生意

说着还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

---------------------------

男人能做的事情……

宁楚楚脸色蓦的一红,想起那晚她缠着他的身子咬牙切齿的问他究竟行不行……

“我先去把饭菜端出来!”宁楚楚说完飞快转身跑了出去。

顾寒生手里捏着茶杯,看着她裙带飞扬的模样,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难得的暖意。

晚饭两人草草吃完,从头到尾顾寒生没跟她说一句话。

宁楚楚也不想理他,但还是觉得滋味怪怪的,原本热热闹闹的屋里,一下子就只剩下她和顾寒生了,顿时凄清不少。

再加上她是个喜欢热闹的人,顾寒生又不怎么说话,一顿饭吃下来除了自己的咀嚼声就再没听见过其他声音。

更重要的是,看顾寒生这一口气吃三个烙饼的模样,哪里像是要入土的人?

倒不是她咒他怎么着啊,她也希望他好啊,只是现下他们二人这尴尬的关系……

难道说这往后下半辈子他们俩就要这样相看两相厌了?

天色慢慢转黑,顾寒生早早进屋歇着去了。

宁楚楚也回自己屋里去了,临睡前又去看了看胭脂的成色,入色效果很好,就等明天拿去镇上卖了。

翌日清晨,天刚蒙蒙亮宁楚楚就赶紧从被窝里爬起来了。

用昨晚余下的面粉加了盐巴又用油煎了些饼,自己吃了一块给顾寒生留了两块,然后就赶紧带上自己的几瓶胭脂赶去村口搭早上进镇的牛车。

看到她村里人都愣了愣,目光颇为同情的看着她,更甚至还有些年纪大的阿公阿婆来安慰她,想来是顾父顾母离开村子的消息大家都知晓了。

眼下在旁人眼里她就是个弱女子带着一半截身子入土的可怜夫君,当然同情了。

但宁楚楚却没什么感觉,在现代她早就独立惯了,根本不需要依赖谁,靠她一个人别说是养活自己和顾寒生,养活全村她都有信心。

没心思跟他们瞎唠嗑,宁楚楚一路睡觉,直到到了镇上才被小贩的喊卖声给吵醒了。

下了牛车宁楚楚新奇的到处看,她一直都很好奇古时候的集市究竟是什么模样,如今一见,不得不说还真是有些惊叹。

虽说古人落后,可是这商品贸易却是一点也不落后啊。

一整条街道两边全是叫卖的小贩,各种小摊应有尽有,宁楚楚瞧着都有些想动手买了。

早上来带了一两银子过来,想着买些吃的再买些原料带回去。

不过她可没忘记今天最重要的目的是来干什么的,看了看怀里的几瓶胭脂,宁楚楚抬步径直走向一所花楼。

最爱惜自己容貌的,当然非烟花柳巷的女子莫属,他们以色示人,投资在自己脸上的东西就是成本。

宁楚楚坦然走进去,见着有女子进来花楼里的人都吓了一跳,一开始还以为是哪家娘子来寻夫君,但见着宁楚楚穿着粗布麻衣,又都面露鄙夷,并没有人理她。

“哟,小娘子这是来干什么呢?”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中年妇人挥着手帕朝她走过来,目光不停在她脸上转悠着。

想来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老鸨了。

 

 

《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第十章 二两银子

宁楚楚坦率的看着她,直言道,“我就是来找您的。”

“哦?找我的?”张妈妈一听立刻喜笑颜开,以为她是自己来卖身。

远远的就瞧着这小娘子身段婀娜,走近一看,脸也是漂亮的紧,跟她楼里的花魁娘子都有的一比。

宁楚楚看出她的意图,也并不解释,只是沉着地从怀里拿出几瓶胭脂水递过去,“妈妈看看这个。”

张妈妈一愣,“这是什么?”

宁楚楚微微一笑,“这是我自己做的胭脂水,色泽比好多店铺里都要好,您可以瞧瞧。”

原来是来推销东西的商贩,张妈妈脸色拉了下来,挥了挥扇子没好气道,“拿走吧,我们楼里的姑娘用的都是雅芳斋的胭脂水粉,这样的次等货算是入不了我们的眼的。”

宁楚楚也不生气,在现代她的化妆品牌刚刚出来时也是遇上过不少白眼,最后还不都是挺过来。

“妈妈话先别说这么早您看看再说,”说着宁楚楚打开一瓶胭脂,瓶塞刚刚一拆便有一股细腻的香味溢出,张妈妈见着神色立刻一变,“你这胭脂味道怎么与旁的不同?”

因为材料和认知有限,古人做水粉时总是去掉了花香留下花腥味,因此常有一股难闻的味道,而宁楚楚早就知道了这个缺陷,因此制作时特地用碱灰去掉了花腥。

只留下香味。

宁楚楚抿嘴一笑,“您再仔细看看,不指这味道不同,色泽也是比其他更要鲜艳。”

说着倒出些水往自己手上抹了抹,果不其然,这色泽更加透亮,抹上肤色也是自然。

张妈妈一看眼神立刻亮了起来。

宁楚楚满意的看着她的反应。

“你带了多少瓶我全要了。”

“您还没问多少钱呢。

”宁楚楚盖上瓶塞,淡淡扫了她一眼。

张妈妈促狭一笑,“你这丫头还挺会做生意的,这样吧,我也是头一回在你这儿买,二两银子,你今天带的这些我全要了。”

二两银子!她一共就带了五瓶过来,居然可以卖到二两银子?

宁楚楚心中大喜,面上却不露声色,颇有些勉强道,“好吧,我也是诚心想跟你长久合作,第一回就先这样。”

张妈妈看着这新鲜的胭脂水喜不自胜,忙道,“行,上回有还往我这送。”

宁楚楚接过银子收好,笑了笑,“成,过些日子在给您送新的,保准你喜欢。”

“好嘞,好嘞。

”张妈妈开心道。

没再多寒暄,宁楚楚拿着钱出了花楼,径直走向一家面粉铺子,先花了一百文买了几两白面,又去米店买了袋米,留下地址让伙计给送过去。

手里还有二两多银子,宁楚楚走到一家小摊上,先买了五十个小瓷瓶,又买了些器皿,估计日后可能用的上。

回去途中看到一家卖蜜枣的铺子,宁楚楚脚步顿了顿,忽然想到每回给顾寒生送药时,那药的味道她光是闻着就受不了,亏得他还要日日吃。

想了想,宁楚楚走进去,“老板给我来两包蜜枣。

 

《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第十一章 爹娘被赶出家门

最后回家时宁楚楚手里提了一大包东西,村里人都颇为奇怪的看着她,想来应该是好奇,他们顾家人跑的跑病的病,她又是从哪里来的银子买这么些东西。

不过她才没工夫解释,刚刚买了一块上好的猪排骨还有些白萝卜,得赶紧回去好好吃一顿补补。

一回家宁楚楚立刻钻进灶房,只想着赶紧把排骨煮了,谁知柴还没架好,忽的就听见门口一阵吵骂,还伴着老妇人哭哭啼啼的声音。

“楚楚!”隔壁张阿婆急急忙忙跑过来,

“怎么了,阿婆?”宁楚楚手里拿着锅铲,脸上满是灰扑扑的。

“哎呦喂,造孽啊,你快去村口看看,你嫂子把你爹娘赶出家门了。”

“什么?”宁楚楚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怎么又多出个嫂子来了?

不是爹娘为了钱把自己给卖到顾家受活寡了吗?

虽然还没摸清楚是怎么回事,但宁楚楚还是跟着张阿婆赶去村口。

还没走进就见着围着一群人正在一旁看热闹,里头传来妇女难听的辱骂还有老妇人的哭啼声,宁楚楚拨开人群走过去,只见一个长相刻薄的年轻女人站在一旁指着地上一对老夫妇辱骂,两位老人都衣衫破烂,老头子看上去吊着半口气,老妇人只留着泪,不言语。

想来这就是她的爹娘和嫂子了。

看着两位老人的样子宁楚楚忽然间理解了爹娘为什么会狠心卖掉自己。

“哟,这谁呢?”正想着出神,忽然袖子被人狠狠一扯,宁楚楚没站稳差点摔倒。

姚春华满眼嘲讽的看着她,心想果然还是那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楚楚,”宁母抬头看向她,眼泪刷刷落下,愧疚不已,“楚楚,你走吧,别管我们。”

宁楚楚看着宁父宁母心头涌起一股心酸,可怜天下父母心,想来对于原主来说或许嫁给顾寒生守活寡也远比留在宁家好。

“娘,你跟我回家吧。

”宁楚楚道,“女儿现在可以养活你们了。”

宁母闻言,默默流泪,又看了姚春华一眼,点点头。

“那可不行!”姚春华尖声道,转头看向宁楚楚,心里打起算盘来,顾家不是很有钱吗?前些日子听说顾家夫妇抛下儿子走了,现在就剩下宁楚楚和那个卧床不起的废物,就算欺负她了,也没人敢说什么。

“想把老不死的接走也行,这些日子他们在家花了我不少银子,你得把钱给我。

”姚春华颐指气使道。

“哼,”宁楚楚冷笑一声,真是有够不要脸的。

“怎么?拿不出钱了?”姚春华嚣张道,“那我就自己去你家搬东西了。”

宁楚楚看出她摆明了就是看着现在顾家就只剩下她和顾寒生故意欺负她。

“行,你过来,我把钱给你。

”宁楚楚笑道。

姚春华得意的哼了一声,朝着这边过来。

宁楚楚嘴角一勾,直接伸腿一脚狠狠踹过去,一把将姚春华踹倒在地上。

“你……”姚春华没想到她会动手,立刻哎呦一声跌倒在地上大喊起来,“”哎哟喂,打人了,乡亲们都看见了,打人了,好疼啊……

宁楚楚勾勾唇,直接上前一脚踩到她手上。

“啊!你干什么?”姚春华吃痛道。

“你不是看到了吗?打人啊。

”宁楚楚微笑道,脚上力度又加大几分。

“疼疼疼……”姚春华喊道,直缩手,“你把他们带走吧,带走带走!”

宁楚楚冷笑,挪开脚。

扶起二老,慢慢朝着顾家走。

如今又多了两张嘴,再加上爹爹的身体看上去似乎也不是很好,以后要花钱的地方更是多了。

还有顾寒生,宁楚楚突然意识到,顾家是他的家,以顾寒生那样的性子,如果知道她擅自把爹娘接回来,不知道会怎么办?

毕竟她相信,以顾寒生的性子直接把他们扔出去也是有可能的。

 

小叶子的《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就可以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