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精彩小说免费在线阅读by小叶子

《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精彩小说免费在线阅读by小叶子

强力推荐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小叶子经商种田小说,主角顾寒生宁楚楚,(小叶子)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免费在线阅读。小说讲述了:一朝穿越成可怜兮兮的冲喜小村姑,虽然听上去悲催,但婆家不但体贴有钱夫君还俊美无双,母胎单身三十年的宁楚楚很快欣然接受。宁楚楚看着自己虽那躺在床上,可仍掩不住风华的夫君,垂眉娇羞,“相公,你看,天色已晚……”顾寒生:“滚,离我远点。”

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全文免费阅读

《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第十二章 顾家的女主人

进屋时顾寒生还在自己屋里,想来也是,以他的性子怎么可能会去在意村里的那些杂碎事情。

宁楚楚想了想,决定先把二老安置在自己屋里。

“娘,我们先把爹扶进屋里去歇一会儿,”宁楚楚道,“我刚刚从镇上回来,买了好吃的,正好你们可以补一补。”

宁母眼泪汪汪的看着她,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宁楚楚看着心酸极了。

现代时,她也因为忙着打拼忽视了母亲,最后虽然事业有成但是母亲却没享到几年福就去世了。

“好了,娘,您别再胡思乱想了,以后在顾家还要麻烦你照顾我和寒生呢。”

“诶!”宁母道,忽然又想起什么,“我和你爹来,寒生知道吗?”

宁楚楚面色有些尴尬,但是怕宁母多想还是道,“知道呢!放心,寒生很宠我的,我说什么他都会答应的,您先在这儿歇一会我去做饭。”

宁楚楚找了个借口出门,想着得私下去跟顾寒生说说。

没先去灶房做饭,宁楚楚抓了一把顾寒生平常喝的药,熬好后端到他屋里。

见着她进来顾寒生在桌前睨了她一眼,没说话。

宁楚楚走过去,把药放下,手不自然的捏着裙角,“那个……我有事要通知你。”

“通知?”顾寒生抬眉看了她一眼。

“哎呀,就是告诉你!”宁楚楚胡乱道,这么求人还真是不习惯。

“什么事?”

“我爹娘过来跟我们一起住,你看……”宁楚楚说的有些理亏,毕竟这是古代,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少见的谁把爹娘带回婆家。

顾寒生没答话,端起药闻了闻,表情颇为嫌弃。

宁楚楚以为他马上就要拒绝,正想着自己是不是要考虑找什么办法威胁一下他,却听他忽的开口,“这种事情你自己决定就好,现在顾家的女主人是你,你想做什么都行。”

宁楚楚愣住。

这话是从顾寒生嘴里说出来的?

发呆间顾寒生已经一口气喝完药,将空碗递到她跟前。

宁楚楚怔了怔,低头瞧见他微微皱着眉,估计是刚才被药给苦的……

顾寒生又低着头开始看书,显然是逐客令了。

宁楚楚知趣的拿着碗离开,走到门口顿了顿,朝着屋里喊了句,“顾寒生,”

“怎么?”顾寒生从书案前抬头,

宁楚楚抿了抿嘴,“谢谢你啊。”

说完转身就跑了,只看见一抹裙角。

顾寒生看着门口的位置,笑着摇了摇头。

晚饭做了好大一会儿,排骨香味浓郁,宁楚楚把饭菜端上桌,先去喊了宁父宁母,又准备了食盒给顾寒生送进屋里单独吃。

盛了满满一大碗汤,又夹了最大的几块肉,宁楚楚忽然想起什么,从包袱里找出两包用黄油纸包着的东西,打开一看是好多黄灿灿的蜜枣,光是闻着味道就甜了,宁楚楚单独找了个小碗拿筷子夹了几颗一起放进食盒,这才送进去。

吃完饭宁楚楚先去找了村里的大夫过来给宁父看病,开了些药,又花去了接近一两银子。

想到顾寒生说的顾家由她安排,宁楚楚便直接让宁父宁母搬去了顾家二老曾经住过的屋子里。

一天从早忙到晚,宁楚楚累的不行,烧了些水打算好好泡个热水澡,正好前些日子还留了些花瓣精油给自己单独用。

只放了一小瓶花瓣精油到浴桶里香气便浓郁的不行,闻着人就舒服了一大截。

宁楚楚满意的褪去衣裳,一只脚刚踏进水里忽的听见外头一阵响,像是有人撞上了窗子,侧头一看果然看见一个黑影,就立在她窗前,窗户还打开着。

“啊!”宁楚楚大喊一声,抱住胸前。

 

 

《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第十三章 这什么男人啊

“怎么了?”隔壁宁母房里传来声音,准备过来看看怎么回事。

宁楚楚刚准备说有流氓闯进门了,那道黑影居然直接从窗外翻了进来,一把捂住宁楚楚的嘴。

“唔……”宁楚楚被他从背后捂住嘴,挣扎着,心想难道她这么快就要……

老天爷啊,不带这么开玩笑的吧?

正想着忽然身上一松紧接着自己的身子便被用布裹住了。

“闭嘴。

”身后的声音带着一丝不耐烦。

怎么这么熟悉?

“顾寒生?!”宁楚楚转过头一看,气愤的指着他,“你偷看我洗澡!”

顾寒生脸色有不自然的红,语气却还是冷冷的,理所当然道,“你自己洗澡不关窗,我只是……”

“楚楚,怎么了?”门外宁母的声音响起,顾寒生没再说话。

两个人站在昏暗的等下,宁楚楚头发上还滴着水,身上裹着一件被单。

“楚楚!”宁母敲门。

宁楚楚反应过来,忙道,“哦,没事,娘,外面偷吃的野猫跑进来了!”

“哦,好,你也早些歇着。

”外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显然是宁母已经离开。

宁楚楚瞪了顾寒生一眼,也转身到屏风后穿上衣裳,出来时顾寒生已经离开了。

她愣了下,随即腹诽,这家伙神出鬼没的,竟然还会穿窗而入,等等……他不是病秧子吗?怎么这高难度的动作也会?

难道他是装的?那装得也太像了点吧,都可以给奥斯卡小金人了。

“哼哼,伪君子!”

恨恨地对着关上的窗户低骂了一声,回到床上,倒头就睡,管他是不是演的,她只要赚钱了,就能够在这个世界立足。

没再理会这个小插曲,宁楚楚这一晚睡得特别香甜。

第二天一早宁楚楚早早爬起来,趁着露水还没消散前赶紧拿起背篓就上山去了。

这时候的花最是新鲜,用来做的水粉胭脂颜色最是好看。

现在家里的开销多了,她得多存些钱,上回买回来五十个小瓷瓶,先做十瓶染唇液拿起张妈妈那里看看,如果销路真的好,说不定她也可以尝试着像那个什么雅芳斋一样开个店铺,重新有自己的品牌。

采了满满的一篓花,下山时太阳也才升起来,村里不少人家传来炊烟。

宁楚楚也觉着肚子饿的不行,想着待会儿做些什么吃好,谁知一进门就闻见一股香味。

原来是宁母已经做好了早饭,宁楚楚看着桌上的面饼和小菜,心里一阵满足,这才是家啊。

“楚楚,”宁母敲了敲桌子,“别关顾着自己吃啊,给寒生送些去。”

“唔……”宁楚楚刚才太饿,一下子忘了给顾寒生送饭这事,现在宁母一提起来,她忽然间想起昨晚夜里他翻进自己屋里的事情,脸刷的红了。

“想什么呢?去,把这碗粥给他送去。

”宁母道。

“哦,”宁楚楚接过粥,走到顾寒生房间门口脚步却顿住。

待会儿进去怎么办?

直接把粥放下就走?还是说些什么?

正想着门忽然间从里面打开。

宁楚楚吓了一跳,退后几步,端紧了自己的碗。

“一大早上你干什么啊?”宁楚楚道。

顾寒生站在她跟前,不说话,依旧是那副冷清的模样,一双漆黑的眸子却只定定的看着她。

宁楚楚对上他的眼睛,脸一下子不争气的红了。

正尴尬着不知道说什么时,顾寒生却忽然伸手拿过她手里的碗直接转身进屋。

宁楚楚:“……”

这什么男人啊?

宁楚楚恨不得一巴掌拍自己脑门去,她刚才的脸红是怎么回事?

对着这样一块大木头还是冷冰冰的大木头她居然玩起了少女心思?

罢了罢了。

谁让他长了那样一张迷惑人心的脸呢?

宁楚楚安慰自己道,转身准备离开,却忽然听见屋里传来一道不大的声音,“昨天的蜜枣挺甜的。

 

《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第十四章 不跟病人一般见识

甜甜甜,怎么不腻死你?

宁楚楚心里吐槽着,嘴角却还是不自觉弯起。

明早又得去赶集市,宁楚楚赶紧把背篓里的花全部倒出来到一个大盆里,又去河边提了些干净的水回来,开始浸泡。

最后满满一大盆水提取出来的真正有效的染唇液也不过才装满了十一个小瓷瓶。

宁楚楚看了看,想着留一瓶正好她可以自己用,于是满心欢喜的做了第一个用上这纯手工制作的染唇液。

铜镜看不清楚,宁楚楚跑到水桶边勾着身子瞧,果然,只见水面上倒映出来的女人唇瓣殷红,一双杏眼更是撩人。

这还是宁楚楚第一次这样清楚的看见原主的相貌,不由得感慨道,真是漂亮,跟自己十几二十岁时模样差不多。

心里欢喜宁楚楚忍不住多看了一会儿。

顾寒生在屋里看书,只听见院子里时不时传来声音,现下又忽然间安静起来,于是便从窗户外探过去看看怎么回事。

只见宁楚楚赤着脚弯腰站在木桶前,脸上挂着难见的畅快笑意。

小女人面如桃花,唇红齿白,笑起来难见的一副活色生香的场景,顾寒生忽然间觉得这么多年毫无波澜的心,里头一下子热了起来,一种从未体验的过的情愫在身体里翻滚起来。

晚饭时宁楚楚也不知道顾寒生是抽了什么风,给他送饭居然不开门,说是不饿,门关的严严实实的,也不知道到底在搞些什么鬼。

宁楚楚懒得跟他扯,想着明早还要早起去集市,于是在灶房里热着些面,然后就睡了。

第二天一早一起,顾寒生的门依旧跟昨晚一样,没有打开的迹象,去厨房里一看果然没有动饭菜。

宁楚楚一下子觉得心里滋味怪怪的,他不吃就不吃她犯什么劲?

想着宁楚楚便气呼呼的带上染唇液去了集市,一到集市,宁楚楚直接奔向花楼。

这回见着她过来,还没进门张妈妈就赶紧迎了上来,还有不少姑娘也围着她,叽叽喳喳的。

“丫头,你上回的那个胭脂水还有没有啊,真是好用呢。

”张妈妈挥着扇子道。

宁楚楚抿嘴笑了笑,“胭脂水我这回没带,不过给你们带来了另一种东西。”

说着宁楚楚拿出一瓶染唇液,姑娘们见着这瓶子只觉得单薄无趣,想不出这里面装的会是什么好东西。

张妈妈也挥着扇子做不出决定。

宁楚楚也不着急,唤了最近的一个嘴唇偏白的姑娘过来,倒出一点点唇液,就着手指头抹到她唇上。

“好了。

”宁楚楚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

姑娘回头过去,张妈妈和一旁的姑娘们一看立刻眼睛都直了。

“这是什么啊?真好看啊!”

“对啊,燕燕,你的一下子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啊,真好看!”

大家叽叽喳喳的围着刚才的姑娘看。

宁楚楚在一旁得意的抱着手臂,“怎么样,张妈妈,这个你觉得比胭脂水如何?”

张妈妈此时打量她的目光已经截然不同,“楚楚是吗?这样,我们做一笔生意,你定时往我们楼里送这些东西,什么你随意,我每月给你二十两银子。”

二十两……

宁楚楚咬咬唇,露出有些为难的模样,“这……”

张妈妈以为她要拒绝,“三十两。

丫头,我们原本的供货是雅芳斋,就连这样的大店铺我们也只给四十两银子,你……”

宁楚楚笑了笑,收起自己的手帕不说话。

“那这样吧,给你跟雅芳斋一样的钱,四十两!”张妈妈咬牙道,“丫头,这是我的极限了,不能再多了。”

宁楚楚转身露出笑脸,“成交。”

从张妈妈手里提前取了十两银子,宁楚楚照例买了白面和米,又去糕点铺子挑了些精面做的点心,最近她可馋死了。

还有烧鸡和一些调料。

两只手都提满了东西,宁楚楚往回走,又路过上回的那家卖蜜枣的店。

哼,顾寒生昨天居然给她摆脸色。

还给他买蜜枣?

做梦!

宁楚楚极有骨气的昂首阔步的离开。

眼前却不自觉回想起他每每喝药时微微皱起的眉头。

罢了!

宁楚楚又折回来,不跟他一个病人一般见识!

到家门口时宁楚楚一已经累得不行,站在门前歇了会儿,这时候已经天黑了,但宁母却破天荒的没有做饭。

宁楚楚进门,只见宁母和宁父正手忙脚乱的站在院子里。

顾寒生的门还是跟早上一样紧紧锁着。

宁楚楚走过去,“爹,娘,怎么了?”

一见着她宁母赶紧走过来,“楚楚!你可算是回来了!寒生他……”

“嘭!”

宁母话还没说完顾寒生屋里忽的传来一阵东西碎在地上的声音。

 

小叶子的《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农门之举案描眉画盛妆》就可以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