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杨柳阿松)全文免费阅读《农门恶女第一世子妃》

时间:2020-03-19 10:10:30农门恶女第一世子妃作者:艺琳

由艺琳精心创作主角杨柳阿松的穿越重生小说《农门恶女第一世子妃》,完整版《农门恶女第一世子妃》在线免费阅读,精彩章节简介:一不小心穿越成恶毒自私的反派小姑,哥嫂嫌弃,侄子侄女惧怕!还有一对宠女无下限的爹娘,顺道不小心捡了个傻子拖油瓶。吃不饱穿不暖?不怕,她能挣钱!被人泼脏水污蔑?抬手虐渣!乖巧侄子想上学?那就供读书考个探花回来!咦,这傻子摇身一变成世子了?还是赫赫有名的大将军?还反扑?

《农门恶女第一世子妃》杨柳阿松免费试读

农门恶女第一世子妃全文免费阅读

《农门恶女第一世子妃》第九章 你这个祸害

丁卯媳妇见状,指着杨柳骂道:“我们不就说了几句闲话,你咋就这容不了人?”

杨柳冷笑,哟,说的一套一套的!

“你这大方啊?那我说你跟王癞子有一腿,你也不会发火了?”

村头的王癞子是个老光棍,家里有几亩田地,年轻时因为丑没娶着媳妇,天天调戏村里的小媳妇小寡妇的。

丁卯媳妇一听,气得脸涨红,高耸的胸口起起伏伏,声音都尖锐了:“你胡说啥!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你个小贱蹄子!”

杨柳似笑非笑盯着丁卯媳妇,应道:“不就是当着你的面说句闲话吗,你咋这容不了人?”

“你!你!你这个祸害,就该烧死你!”丁卯媳妇气得指着杨柳尖叫道。

杨柳拨弄了下自己油腻腻的头发,语气极为欠揍:“我跟自己男人亲热都要被烧死,那你跟王癞子可叫通女干啊,那得浸猪笼的。”

“我没有!”丁卯媳妇气得脸红脖子粗的,咬牙道。

杨柳点了头:“我知道啊,我就是随口这么一说,不就是闲话嘛,你说得我还说不得了?”

丁卯媳妇四处张望,瞅见里面旁边的大笤帚,抄起来对着杨柳甩过去,敢坏她的名声,她不打死这狗娘养的!

杨柳可不躲,甚至还朝前挪动了一下,头凑过来:“来来来朝脸上打,正巧我没钱成亲了,打了就有钱了,来来来!”

那笤帚被举在半空愣是下不来,丁卯媳妇气得手都在发抖。

“不打啊?那我可走了。

”杨柳指着门外,对丁卯媳妇道。

这丁卯媳妇咬着牙,不甘心放下笤帚,又不敢下手。

“还不滚回去?”杨柳怒瞪着站在旁边的申氏,吼道。

申氏露出一口黄牙,露出一脸谄媚的笑:“柳儿,我在她家还有事儿呢,不能回去。”

杨柳似笑非笑:“跟着她嚼舌根子?”

申氏心一哆嗦,脖子都缩起来,再不敢多话,扭身就往外走。

“没皮没脸的玩意儿!”丁卯媳妇气得对着杨柳骂了一句。

杨柳撇撇嘴,指着丁卯媳妇道:“以后我从你嘴里听到我一点是非,我就到处说你跟王癞子有一腿。”

丁卯媳妇火气冲顶,也不管不顾了,手上的笤帚朝着杨柳砸过去。

瞅着越来越近的笤帚,杨柳知道自己挪不动,脑子快速转动,“哎哟”一声就准备往地上倒。

可没想到,还不等她躺下呢,丁卯媳妇被一股大力踢到地上。

杨柳尴尬地半蹲着,这起来也不是,倒地也不是。

“娘你疼不?”阿松蹲下身子去抱杨柳,将她整个从地上提了起来,两只脚在半空晃动,勒得她喘不过气,肺都要炸了。

“快……快放我……放我下来!”杨柳挣扎呼喊。

阿松懵懂地“哦”了一声,将杨柳放到地上,手一伸,将杨柳给护到身后,对着地上趴着的丁卯媳妇道:“不许你欺负我娘!”

丁卯媳妇爬了好几下才顶着胸口那个大脚印爬起来,指着杨柳和阿松,咳嗽了好几声,胸口发闷,疼得厉害,呼吸都艰难了。

颤抖着手,伸直了胳膊指着杨柳,咬着牙道:“你这个祸害,我们村子不会容你的!”

她要把申氏跟她说的那些拿村里说去,她要告诉所有人这个杨柳是个啥货色!她要让杨柳在村里待不下去!

杨柳很是心塞啊,这瓷也碰不了了,不过气势不能输,双手叉腰,扬起脖子,对着眼前的女人道:“那你就试试,我爹娘可不会让我离开家门,你男人能忍受戴绿帽子不?”

瞅着她这样,丁卯媳妇更气了,想上前收拾杨柳,可一动弹,旁边的男人就对着她龇牙。

丁卯媳妇攥紧了放在胸前的拳头,指着杨柳道:“你!你给我等着!”

这样的话杨柳都懒得听,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都是无能懦弱的人说的话,有仇当场就报才是正道。

扭头迈着笨重的身子往自家走,阿松赶忙背着他的背篓跟上去。

屋子里的丁卯媳妇狠狠将笤帚丢到地上,尤不解气,狠狠把那笤帚踩了好几脚,恨恨骂道:“狗娘养的,这辈子也就能嫁个傻子!”?

.....

杨柳回到杨家院子,没瞅见申氏。

想想,转身就去了申氏的屋子,门被从里面栓起来了。

杨柳权衡了下眼前的厚重木门,要是踢坏了还得花不少钱再去做,划不来。

扭头看向阿松,问道:“能把门卸了吗?”

“能!”阿松连连点头。

杨柳往后退了两步,确保自己不会被波及,这才吩咐道:“卸了吧。”

“好!”阿松高兴地立马上前,撸了袖子就要去抬木门。

屋子里的申氏再也不敢躲着了,赶忙从床上下来,将门栓打开,对着外面的杨柳露出一个牵强的笑,“柳儿,咋就要卸门呢?有啥事儿咱们就好好说嘛?”

边说着,边偷偷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可不能露馅儿了,咋也不能认这事儿,要不她这小姑子可不会饶了她,那两个老不死的也不能放过她了。

哟,果然恶人就得恶人磨呀。

呸呸呸,她是好人!

杨柳双手抱胸,恶狠狠道:“天干,给菜地浇水去。”

申氏极勉强才扯了个笑,道:“这活儿都是咱家男丁干的,咱们女人哪儿干的了?要不……要不等爹回来让他明儿带着人去挑水?”

杨家也算这一方的书香世家了,女人是很少干重活的。

杨柳“嗯”了声,申氏长长松了口气。

只要不是去挑水,就是这小姑子让她干点家里啥活儿,都要轻松些。

“那就挑粪水吧。

”杨柳一脸面无表情。

刚在背后编排她呢,哪儿来的自信自个儿会放过她?哼!

申氏的神色惨白,刚想张口,就听身边一个欢呼的男声:“我卸下来了!”

扭头一看,阿松正抱着厚重的门板高兴地连着跳了好几下,声音那叫一个清脆。

“你个傻子!赶紧给我安回去!”申氏伸手就要去抓阿松。

还没碰到阿松的衣服,胳膊就被抓住,一股大力袭来,将她胳膊整个往后压,钻心的疼痛袭来,她尖叫着。

 

 

《农门恶女第一世子妃》第一十章 无患子的壳

那痛苦的声音穿过屋顶,朝着外面飘荡。

大房的两个女人脸色惨白,杨白雪手一抖,针将手指给刺破了,赶忙将指头塞进嘴里吸着。

厨房里的杨叶吓得脸色惨白,赶忙往灶眼里又塞了一块木柴。

“疼疼疼!疼疼疼!”申氏喊着。

杨柳瞅着申氏的耳朵,问道:“去不去?”

“去去去!我这就去!”申氏赶忙道。

说完,这胳膊被松开,她赶紧抱住自己被抓疼了的胳膊,蹲下身子,腿不知怎么的滑了一下,就坐到了地上。

杨柳清了下嗓子,刻意尖锐了嗓音,大喝道:“还不走?”

申氏打了个激灵,赶忙爬起来,也顾不得身上的灰土,冲出屋子,到后院用扁担挑起粪桶就匆匆往外走。

越走越觉得手疼,她扭头狠狠看了眼,快步出了院子。

“娘,我取下门板了!”阿松瞅着杨柳一直没搭理他,赶忙将门板往杨柳眼前晃了晃。

瞅着两只手轻松提着个大木门的阿松,杨柳心里倒抽了一口凉气。

她嘞个乖乖,这傻子力气也太大了!他好像身上还有伤呢,还能干这事儿,可不得了!

杨柳偷偷咽了口水,努力保持声音稳定:“不错。”

得了夸奖,阿松高兴地抱着门板蹦蹦跳跳。

门板上的灰随着他的动作四处飘荡,呛得杨柳连连咳嗽,赶忙挥手让他放下门板。

杨柳走到杨叶的身边,这杨叶正用草木灰搓洗着全家的衣服。

瞅着她一下一下在搓衣板上用力揉搓着,杨柳忍不住感叹:“难怪衣服都破了。”

这全家,也就大房和她身上没补丁了,阿松这一身短装的衣服,两个肩膀和膝盖上也都是补丁。

杨柳慌乱停了手,紧张不已:“我……我不用力搓就……就洗不干净衣服……”

瞅着她这样,杨柳只想扶额,瞅瞅她这个小作精,又把人小姑娘给弄哭了吧?

“回头我给你洗衣服的东西。

”杨柳赶忙缓和道。

杨叶偷偷看她一眼,又继续搓着手里的衣服,只是动作比之前轻了不少:“香胰子是有钱人用的,要一钱银子一块的,咱们……咱们用不起的……”

要这么贵的吗?那她做洗涤剂是不是就发了?!

杨柳下意识看向阿松背后的篓子,眼中闪着贪婪的光芒。

“阿松,来来来,把你的背篓放娘这儿。

”她露出一个自认极其友好的笑容,对着站在她不远处拿枣子吃的阿松招手。

听到她的话,阿松一抬头,就瞅见她那如同恶魔般恐怖的神情,他的腿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

“娘好可怕!”阿松弱小可怜又无助地抓紧了胸前的衣服。

杨柳心里遭受了重创,也不给好脸色了,直接吼道:“把篓子给我!”

这一吼完,阿松长舒口气,立马露出笑脸,那个小小的梨涡格外撩拨人。

在篓子里翻找了一会儿,将枣子都掰开,从里面拿出自己捡的那一小把无患子放地上,拉了阿松跟着她坐在门前剥皮。

阿松拨开,就要把果肉往嘴里送,杨柳瞅着时机往他嘴里塞了一颗枣子,对他一本正经道:“这个肉不能吃,会变傻的。”

阿松连连摇头:“我不要变傻!”

“那就多剥壳,多干活才能变聪明。

”杨柳认真又严肃道。

阿松用力点点头,将无患子放地上,捡起石头一砸,那壳就裂开了,他轻轻拨弄两下,那壳就落下来,学着杨柳将壳放在一堆,将果肉放在另外一堆。

杨叶偷偷瞅了一眼认真干活的阿松,又瞅了眼杨柳,赶忙低头继续搓洗衣服。

没搓两下,眼前出现一只胖乎乎的手,掌心松开,里面是四五个无患子的壳。

抬头看去,就见她姑面无表情道:“用这个洗衣服。”

她长这么大还没见过用果子壳洗衣服的,小姑……小姑不会是也……也傻了吧?

“洗衣服要用草木灰的……”

杨柳也懒得多话,直接道:“让你拿着就拿着,自个儿试试不就知道了。”

心口颤抖,杨叶赶忙接过那几个无患子的壳,咬咬牙,用衣服包着,轻轻搓洗着衣服,那衣服上慢慢有了泡沫。

她瞪大了眼,连着搓了两下,就发觉衣服上的脏东西竟然轻松就搓掉了。

这是怎么回事?!

杨叶吃惊,又找了衣服的领口,那块儿已经是黑的了,她用那几个无患子的壳包着慢慢搓洗。

往日用草木灰极难洗掉的脏东西,现在竟然只要轻轻搓一搓,就能去除了?!

“小姑,这……这咋回事?”杨叶两只手举着洗干净的领口给杨柳看,惊奇问道。

瞅着她的神情,杨柳心情大好。

别夸她别夸她,不过就是多读了点书而已。

“这无患子的壳能搓泡沫,能洗衣服洗头洗澡洗手,不比香胰子差。

”杨柳毫不谦虚地跟杨叶解释。

咋说她也是个化学女博士,肚子里总得有点东西才不枉被人骂这多年怪兽嘛。

就是没有工业体系,弄个洗涤剂她还是能办到的。

杨叶定定看着杨柳,眼中涌起一股钦佩,声音都是颤抖的:“小姑你……你真有本事!”

被这么吹捧,杨柳还有点不好意思了,摆摆手,应道:“没啥,你赶紧洗衣服,我要用这个去洗头洗澡了。”

昨天洗的头发今天都是油腻腻的,身上到处都觉着痒,上午去山上出了一身的汗,臭得不行了,可算是有东西可以洗澡洗头了。

杨柳抓了一把无患子壳,艰难起身朝着厨房挪去。

阿松瞅见了,也赶忙跟上去。

进了厨房,杨柳就指挥阿松坐到灶眼前烧火,她将无患子的壳丢进锅里,加水,盖上锅盖,又将灶台上的水壶水罐都装满了水。

“娘,打不着火。

”阿松仰头对着杨柳道。

杨柳挪到灶眼前,瞅着阿松正拿着两块石头在敲打,好一会儿才出一个火星子。

接过去,她也跟着敲打了好一会儿,那引火的树叶就是点不着。

“这也太难用了吧?”瞅着自己手里的两块打火石,她吐槽道。

阿松连连点头,很赞同杨柳的话。

杨柳深吸一口气,连着捶打了半盏茶的时间,那晒干的树叶总算是点燃了,她赶忙往灶眼里送,又朝里面吹了几口气,那火才慢慢烧起来。

 

 

《农门恶女第一世子妃》第一十一章 我不答应

往里头塞了一些木材架在上面,用火钳夹了一钳子稻草凑到旁边,那火越来越大,杨柳这才将火钳还给阿松,坐在柴火堆里,教阿松放柴火。

这灶台有两口锅,靠近里面的那口是个大锅,外面这个是口小锅,往日炒菜做饭的都是用外面小锅,要是过年啥的,才会用到里面那口大锅。

将锅里的水都煮沸腾了,杨柳揭开锅盖,继续用小火煮。

把水壶和双罐里的热水舀到盆里,又舀了冷水进去。

“姑,我……我去水塘漂洗衣服,一会儿就回来……”柳叶凑过头小心翼翼道。

杨柳点头,嘱咐道:“别跟人说无患子壳的事。”

乖巧地应了声,杨叶抱着大木盆就往水塘走去。

水烧得差不多了,杨柳舀水出来,端到院子里,放在凳子上,又将那无患子壳煮的水舀进一个破碗里,蹲下打湿头发后,就拿了无患子水到手里搓洗头发。

没一会儿,就起了一些小泡泡,搓洗完了起身,瞅见盆里的水都黑了,她满脸嫌弃地倒了。

用清水洗了好几遍,总算是将头发给洗干净了。

用布巾擦了,披着头晾着。

“娘我也要洗!”阿松瞅着高兴,一下跳到杨柳跟前,对杨柳道。

杨柳将水舀了,就给了他,让他自己去洗。

舀了洗澡水到院子时,瞅见阿松正仔细搓洗自己的头发。

杨柳指点了两句,提水到了屋子里,关门慢慢用无患子水搓洗身上角角落落。

全身都是汗臭味,难受死了。

不过这胖有胖的好处啊,肉摸起来还是很舒服的。

穿越过来已经好几天了,原主的记忆也接受得差不多了。

她穿越过来的是一个没听说过的朝代————大堰朝。

当今皇上二十三岁登基,在位已经三十一年了。

她所在的是大堰朝的边境九江郡,五里屯是九江郡底下的一个小山村。

所幸过去三四十年,边境安定,百姓的日子也算过得去。

“好不容易重活一回,要是能吃饱喝足,再当个小地主,买大片的田地,以后过米虫的小日子,那也很不错呀。

”杨柳美滋滋地嘀咕。

刚自我安慰完,就听到外面的老太太的声音在呼喊:“不成!我不答应!”

“我就乐意了?这不是没法子的事?”杨青山带着怒气的声音传了过来。

杨柳一顿,这是出啥事了?

刚想着,外面就是一阵匆忙的脚步声,随即就是一阵敲门声,还伴随着老太太的哭喊:“柳儿啊!我的柳儿,你快开门啊!”

杨柳匆忙起身,擦干身子,没干净的衣服了,胡乱把脏衣服套在身上。

打开门,就瞅见老太太在外面哭得满脸的眼泪鼻涕。

一瞅见她,胳膊伸直了,就抱住杨柳,眼泪鼻涕糊了杨柳一身。

“娘的柳儿啊,你的命咋这苦啊!啊!啊!”

杨柳刚想抱一下老太太,就瞅见杨青山跟过来了,一把将老太太给扯了出来,皱了眉头道:“你别闹了!”

“我不能答应!咋说也不能让我柳儿遭这罪!我好好养大的宝贝闺女,咋能嫁给个傻子?”老太太一屁股坐到地上,两条腿在地上死命踢着。

杨青山将旱烟杆子往门板上敲了好几下,怒声道:“那你说咋办?让柳儿去死?我这一上午的啥话没说,村长族长就是不能答应,你说咋办?”

“不是他们闺女,他们不心疼!我不管,谁要我闺女嫁这傻子,我就去谁家撞墙死了!”老太太气得连连拍打胸口。

这一来一回的杨柳也琢磨出来了,上午她一走,这便宜爹就被村长喊走了,村里有头有脸的人给他来了个三堂会审,逼着他做决定,要么烧死她这个小可怜,要么就让她这小可怜跟小傻子成亲。

爱女心切的老太太听到这消息,肝肠寸断,誓要与她这小可怜共存亡。

“全村都知道这事儿了,这是大伙商量的,你每家死一回去!”杨青山气得发抖。

老太太心凉了一大半,瞅瞅杨青山,再去瞅旁边听得正起劲的杨柳,又是一声惊呼,从地上爬起来,扑进杨柳厚实的怀抱里,双手勒住杨柳,哭得眼泪鼻涕一起来。

“我要带着我柳儿离开这鬼地方!”老太太念叨着,抬头看一眼杨柳,好似下定了决心,拉着杨柳就往屋子里走。

杨柳:“……”

身无分文,她们一老一小的能去哪儿?怕不是要饿死街头哟!

杨柳反手拉住老太太,虎了脸,问老太太:“咱能去哪儿?连个避风雨的地都没,以后吃啥喝啥?”

老太太好似才想到,整个人都愣住了,呆呆瞅着杨柳。

“咱们走了,我大哥咋考举人?咱家往后哪儿来的好日子?”杨柳继续反问。

这时代考科举可不仅仅学识要好,品行家里名声都得说得过去,要真让人定了性,有个偷汉子的妹子,那他这辈子也别想科举了。

老太太懵了,泪珠子含在通红的眼眶里要掉不掉的。

她哪儿想得到这些?

杨青山也扭头去看杨柳,他闺女啥时候能想到这些东西了?

怀疑的眼光直直盯着杨柳的双眼,好似要看进她心里。

杨柳心一抖,哎哟娘咧,这可不得了,便宜爹也怀疑她了,要死啊要死啊!

心里咆哮,杨柳轻咳了一嗓子,抬起下巴,拿鼻孔对着杨青山和老太太,“我不管,我要大哥将来做大官给我过好日子!要吃香的喝辣的!”

杨青山稍稍松了口气,压下心底的不安,点了头,应道:“柳儿说的在理,咱不能耽误了咱儿子前程。”

他们剥开这么一说老太太也明白,可一想到杨柳要嫁给那傻子,她心里就跟有根针在扎一般疼。

狠狠抹了一把眼泪,硬气道:“那就让那傻子入赘,咋样我也不能让我柳儿出去遭罪!”

杨青山叹了口气,他就柳儿这么一个闺女,哪儿舍得柳儿往后连饭都吃不了?

“柳儿啊,你咋就……咋就跟个傻子睡了?”老太太悲愤不已。

杨柳:“……”

要是她说自己是无辜的,大伙会放过她这个小可爱吗?

艺琳的《农门恶女第一世子妃》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农门恶女第一世子妃》就可以了哦~

农门恶女第一世子妃

农门恶女第一世子妃

作者:艺琳状态:已完结

由艺琳精心创作主角杨柳阿松的穿越重生小说《农门恶女第一世子妃》,完整版《农门恶女第一世子妃》在线免费阅读,精彩章节简介:一不小心穿越成恶毒自私的反派小姑,哥嫂嫌弃,侄子侄女惧怕!还有一对宠女无下限的爹娘,顺道不小心捡了个傻子拖油瓶。吃不饱穿不暖?不怕,她能挣钱!被人泼脏水污蔑?抬手虐渣!乖巧侄子想上学?那就供读书考个探花回来!咦,这傻子摇身一变成世子了?还是赫赫有名的大将军?还反扑?

在线阅读